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哈梵运动 > 哈梵运动
© 2005-2018 那年正月初三大雪铺天盖地,为擒拿一名抢劫杀人在逃的嫌疑犯,时任派出所所长的我带领指导员和民警小刘押解着另一名同案嫌疑犯驾着一辆破旧的吉普车前往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临近子夜,我们将车子远远地停在村外,在同案嫌疑犯的指认下来到了嫌疑犯的家门前。小刘前往屋后警戒,我与指导员上前唤门。门开了,但灯却未亮,就在我喝令拉亮电灯的瞬间,一根粗壮的木棍重重地击在我的头上,一道黑影迅速闪出门外,翻墙而逃指导员立即鸣枪示警紧追而去。我强忍疼痛反身欲去拦截逃犯去路,却拦腰又挨一棍恰在此时,在押的同案犯企图趁机脱逃,负责押解的驾驶员惊慌失措与之搏斗。我顾不得头上的创伤,扑将过去将在押同案犯死死抱住与驾驶员一起向外撤退。刚退出院子又见一彪形大汉举着碗口粗的木棍直朝我头部袭来,来不及拔枪的我急向闻讯赶来增援的小刘发出了开枪的命令,两声枪响大汉倒在了血泊之中.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